在日本发空气币会被抓,韩国“韭菜”不会给空
分类:区块链

落地难题

展望数字货币市场整体走势

现身网络

“在今天,申请交易所已经成为日本既有财团之间的事,新的创业公司很难加入这个行列。”吕欣欣表示。

其六,过程监管。数字货币的证券属性是监管的深水区,其中项目本身的合规性,落地过程中的操作准则,对于允许ICO的国家尤其成为挑战。既要保留ICO机制中的灵活性,又要鉴别项目的高下优劣,把控项目的过程风险,将成为这些国家的监管挑战。

央行认为,当前,加密资产相关领域的清理整治工作取得积极进展,有效防范化解了相关风险,但各类非法金融活动形态多变、转移迅速,仍存在违规业务“出海”运营、利用代投、代充手段进行诈骗等问题。变相ICO不断出现,例如不直接发币募资,而是先免费“赠币”,发行人自留一部分币,后续设法炒高币价牟利等新变种。清理整顿工作需持续着力,相关风险的防范与化解需未雨绸缪,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

和上次一样,因为政策和市场原因,日本和韩国,是他们征战的第一站。

其五,征税。数字货币的投资属性和交易属性给监管带来的另一项挑战,是财富的衡量和再分配问题。数字货币成为等价物和实体经济挂钩,意味着数字财富的转移将带来现实财富的流转。从政府层面,必须设计针对性的税收政策和缴纳监管的配套措施。而依法纳税本身也将成为数字货币得到价值认可的关键标志。

此外,北京、深圳、海南、上海等地也相继发布了关于虚拟货币非法集资相关的风险提示,主动抵制和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ICO”及其变种名义进行非法集资行为和活动。 11月初,央行在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指出,ICO存多种风险,加强监管迫在眉睫。文中表示,ICO融资主体鱼龙混杂,各类ICO项目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和信息披露普遍缺失,部分项目没有实体项目支撑、白皮书造假,“山寨币”、“空气币”层出不穷,甚至出现发起人卷款跑路等事件,融资运作涉嫌非法发行证券、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投资者面临欺诈发行、标的资产不实、发行方经营失败等多重风险。

他们2017年的第一波出海,是为续命。

从近期的ICO项目来看,大量空气项目破发,市场观望情绪浓厚。正规军进场,各种新旧力量交融、竞合、博弈,各国政府的注意力聚焦于此,监管政策频频出台。即使在允许ICO项目的国家,对项目“质地”的要求也将不断提高,以便遏制以区块链为名的诈骗事件。

蚂蚁金服表示,蚂蚁金服和支付宝高度重视虚拟货币交易的潜在风险,一直坚持不向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收单服务,并持续对通过个人账户转账等形式进行虚拟货币交易的行为进行坚决打击。“接下来,支付宝和蚂蚁金服会继续严密监控排查涉及虚拟货币的场外交易行为,对重点网站和账户建立巡查制度,并对用户举报的情况第一时间采取相关措施。”

因为这个原因,在历史上,韩国的监管和市场变化,曾多次导致比特币价格的大幅震荡。

其四,反洗钱。数字货币的流通绕过了传统的货币追踪体系,带来了跨境支付的便捷性和隐秘性,也给灰色交易和不正当资金流转带来了便利。各国政府都将对数字货币的反洗钱措施进行监管,瑞波币在试图打通传统金融场景的过程中,也做出诸多努力实现美国政府的反洗钱要求。反洗钱的具体措施可能包括实名制和交易数据的有限开放等。

自去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后,今年8月24日,银保监会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再次提示ICO非法集资风险。然而,一些不法分子还以ICO、IFO、IEO等花样翻新的名目发行代币,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和迷惑性。

但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也对区块链进行严格管理,尤其是在发币方面。

从当前市场情势判断,整个市场的发展将历经如下几个阶段:

造假的“蚂蚁区块链白皮书”提到的发币之举,意在ICO。

吕欣欣表示,对交易所上币,日本有着自己的白名单体系。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bizhuanluntan    

某区块链业内人士表示,疑似“蚂蚁区块链白皮书”文件内容手法低劣,缺乏对行业基本认知。他解释道,早在去年监管部门就明确禁止国内数字货币交易、数字货币交易所也被关停,文中所指的中国交易所让人不知所云。

而为了做到这一点,出海的公司,必须要承受如蝉蜕般的痛苦,自我革新。

因此Telegram主打极具隐私性的安全通讯工具,其差异化的传输协议确保两名用户通信时,包括管理员在内的第三方皆无法访问用户的通信内容。当用户在进行秘密聊天时,消息被阅读后的指定时间内会自动销毁。一旦消息过期,在用户的设备上也不复存在,因此受到数字货币行业从业者和参与者的追捧。其号称继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后的“第三代”区块链网络,全球月活近2亿,该项目被称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ICO项目。

另外,据《证券日报》记者观察发现,蚂蚁金服一直在表示与虚拟货币划清距离。

这一次出征,他们的命运,会和上一次有什么不同吗?

从全球来看,可以预见到的监管政策有如下一些走势:

蚂蚁金服表示:“蚂蚁区块链从来不碰虚拟币,我们区块链申请技术专利全球第一,没有一项与ICO相关。区块链的价值在于建立信任,ICO却在摧毁信任。蚂蚁区块链的所有落地应用,都是要在真实世界中产生真实价值,这一直都是我们的技术价值观。”

和“9·4”后近似于“逃难”的心态相比,在今天,中国区块链公司出海,已不完全是被动行为——它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是战略出海。

之后,预计此类具有深厚行业积淀、立足于长远生态建设、与区块链技术高度匹配的项目将陆续浮出水面,ICO的时间点或将延后至项目有所积累,整体操作将符合所在国的监管流程。区块链行业与现有实体经济的融合落地还需要数年的持续发展,将伴随数字货币热潮的发展、泡沫破灭、筛选、再发展。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刘晓蕾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区块链行业存在许多高风险项目,也有很多欺诈的案例,所以不经监管审批向非合格投资人的ICO融资,显然是不能允许的。

他认为,对于用户来说,“更严格的监管”绝对是好事。

图片 1

近期,网上出现了一份疑似“蚂蚁区块链白皮书”文件。文件显示,阿里巴巴集团将发行虚拟货币CC币,发行数量2100万个,发行价格9.98元。11月11日起,CC币将在中国和国际上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定向发售交易,2019年3月11日将开市交易。

尽管该国人口不到世界总人口的1%,但数字货币交易量却占了全球交易总量的30%。

其一,属性与场景的界定。数字货币的商品、货币或证券属性,一直是各国监管机构讨论的重点。目前来看,将有可能根据数字货币的使用场景来界定其属性,例如在ICO场景下按证券法监管,在支付场景下按货币属性监管,在通证购买场景下按商品属性监管。

上周,蚂蚁区块链入选“2018年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时,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表示,蚂蚁金服与阿里巴巴已经蝉联两年全球区块链技术专利申请量最多的互联网公司,这些专利没有一件和ICO有关。他透露称,蚂蚁区块链一直聚焦这两件事情:“一是攻克核心技术,打造自主可控,高性能、高可靠、高安全的金融级区块链平台;二是积极探索区块链的应用场景,加速整个业界对区块链核心价值的理解。”

“出不出海,是我们都在考虑的问题。”近日,某区块链公司CEO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其七,边界界定和分离。在当前数字货币市场上,核心资源相对集中,信息不对称,全产业链布局较为普遍,市场难以形成不同主体的彼此监督制衡。长远来看,市场需要分离出不同身份的参与主体,监管机构借整体结构设计和不同角色的边界划分,规范市场整体的有序发展。同时,从传统金融到数字金融的边界、法定国家之间的边界也将是监管发力的重点。韩国政府强制要求加密货币账户实名制,规定银行只能给韩国的四大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法定存款。日本金融监管部门对某海外ICO机构发出警告,因其未获得日本政府许可且无视监管要求。

今年来,随着监管部门重拳治理ICO乱象,借虚拟货币之名行诈骗之实鲜有耳闻。消息已遭蚂蚁不过,近日市场上却传出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发CC币、淘宝币消息,该金服官方辟谣。蚂蚁金服表示,“蚂蚁区块链从来不碰虚拟币,我们区块链申请技术专利全球第一,没有一项与ICO相关。”

“其实从资源来讲,中国占优,但从政策、创新、积累等方面来说,日韩占优。”孙浩宁说。

我国自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于2017年9月4日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至今仍对发行数字货币持谨慎态度。

更早之前,蚂蚁金服副总裁刘伟光也曾于公开演讲时明确表示,“蚂蚁做区块链坚决不做发币的流派,我们有巨大的研发投入,我们要构建全世界最强壮、最快捷的区块链技术平台,欢迎其他金融机构在上面做场景创新和场景探索。”

传销币、空气币、坐庄……中国的币圈乱象,不胜枚举。

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等成为数字货币的活跃市场,日本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和线下支付场景,发放十余张数字货币交易所牌照;韩国交易所交易量激增,普通民众充分参与;新加坡吸引大量区块链社区基金会落地,成为全球范围项目落地的标配;泰国官方背书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上线,对ICO一边监管一边发展。中国大量项目转移至海外,部分知名从业者甚至转为外籍,中国市场投机情绪仍然占主流。和业内预期一致,2018年2月全球数字货币市场遇冷,恰逢中国春节市场低迷。

ICO清理整顿

“在韩国,有专门的公司帮项目方在韩国落地,帮他们做见面会,搞社区,但还是存在一定的沟通障碍。”镇海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送福利】网址链接  

11月13日,蚂蚁金服官方微博辟谣:“网上出现的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发CC币、淘宝币,都是假消息”。

图片 2

日本、韩国、美国等各主要国家相继出台进一步的监管政策,法国和德国的财政部长、央行行长呼吁取缔比特币和类似的加密数字货币,泰国一面欢迎ICO落地一面加强监管并于近日禁止银行提供任何与数字交易有关的服务。我国仍然在收紧现有数字货币交易所和国内用户的连接,避免不适宜的投资者贸然进入的风险。

《证券日报》记者观察发现,蚂蚁金服一直表示与虚拟货币划清距离,不仅多次表示不发币、不涉ICO,而且严厉打击涉及虚拟货币交易行为。

“除了火币,还会有更多的中国交易所出海韩国。”他表示。

图片 3

事实上,今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对于ICO打击力度空前。监管部门对ICO非法融资行为一直采取“零容忍”态度。

与传统互联网企业出海一样,区块链公司出海,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其二,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划分。当前市场的诸多乱象和一二级市场的参与主体混杂有关,例如一级市场的募资对象和二级市场的募资对象是否应该有所区分,哪些主体参与,市场结构如何搭配。监管机构也将有可能考虑到不同阶段市场的风险系数和参与主体特征,区分不同阶段的参与角色和特征,以便把控市场整体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蚂蚁,阿里巴巴对涉及虚拟货币交易行为也进行严厉限制。

在这里,颇具讽刺性的是,中本聪理想中的那个公正、透明的世界,并没有实现。人们背道而驰,走进暗黑的丛林社会。市场的衰败,在所难免。

近日,在区块链领域的流行社交应用、总部位于迪拜的俄罗斯社交通讯巨头Telegram宣布完成首轮ICO,发行规模达8.5亿美金,投资方包括软银集团、Benchmark等国际风投和香港私募基金汇友资本,其发行的数字货币TON可用于该聊天工具内的支付等功能。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刘晓蕾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可以从IPO角度来理解ICO概念。如果一家公司在不经过证监会审批而IPO的话,这种行为就被定义为非法集资。IPO须经监管批准,主要是出于对中小投资者利益保护。通常来说,中小投资者缺乏分析和评估IPO公司及项目风险能力。区块链行业存在许多高风险项目,也有很多欺诈的案例,所以不经监管审批向非合格投资人的ICO融资,显然是不能允许的。

“在日本,你很清楚哪些事情是能做的,哪些事情是不能做的。在这个基准下面,做事情的便利性和稳定性,比国内高。”他表示。

数字货币市场第一个高潮在2017年中,早期进入者通过主流数字货币的投资增值套现,悄然参与到早期ICO项目中,随后2017年9月4号中国监管政策出台,大量交易所、ICO项目应声折戟,退币的退币,关停的关停。

疑似“蚂蚁区块链白皮书”

对于那些想踏实做事的公司来说,落地的第一要务,就是要克服语言障碍。

数字货币行业正处在急剧的变化和动荡之中,“币圈一日,世上一年”,市场形势和监管政策都在风云变幻之中。

今年8月份,蚂蚁金服公开对媒体表示,支付宝对于商户涉及虚拟货币交易的,会坚决予以清退;对于个人账户涉嫌虚拟货币交易的,根据情节采取限制账户收款功能甚至永久限制收款等处理措施。

他认为,要想做好韩国市场,必须先做好中国市场。如果跨国割韭菜,对区块链的发展影响会很坏。

数字货币像是区块链点燃的火焰,为区块链而生,用它的光和热点亮了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前途,但是控制不当,它也会灼伤快速聚集的人群。它是光明的使者,或是魔鬼的化身,将不仅决定于它的初衷,还将取决于为它添柴加火的每一种力量的博弈。但无论数字货币最终结局如何,每一个具体个体的行为都将受到所属国家的政策规范和监管。

需进一步加强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日本发空气币会被抓,韩国“韭菜”不会给空

上一篇:子弹短信真能颠覆微信?7天500万下载 罗永浩想多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