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学的“比特币党”:窝在宿舍挖矿的上
分类:区块链

在斯坦福大学校园的格里芬(Griffin)大道上,有个编号304的学生宿舍,这个坐落在斯坦福大学角落的宿舍楼本来普普通通。

2013年冬,斯坦福大学的工作人员发现,一间学生宿舍用掉了百人宿舍楼的10%电力。深感困惑的他们于是破门而入,发现室内温度超过桑拿房,多台机器和设备在房间里轰然作响——比特币挖矿设备,被学生们悄悄安置在了宿舍。

2014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在斯坦福大学的一个小花园中,美国知名调酒师Randall Bertao对在场的百余位中外来宾说,”你们以前品尝的卡勃耐也许并不好喝,因为卡勃耐这种葡萄酒在运输中,会因为晃动太多,而失去了滋味,你们现在在它的产地加州再尝尝,会有意想不到的味道。“  这场品酒会由非盈利机构华源科技协会主办。华源科技协会由中国投资教父沈南鹏和享誉全球的科技学家张首晟等人联合创立,旨在促进中美两地创新和投资的发展。  张首晟一直在这两地创业发展的最前线。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就是在2005年华源举办的一次聚会上,和雅虎的联合创始人杨致远重逢,饭后两人相约散步,谈话间不谋而合的意识到搜索引擎的重要性。同年,杨致远力排众议斥资10亿美元注入阿里,阿里在和eBay的酣战中如沐甘露。  过去近十年,中美天使跨境投资迎来最好的时光。阿里巴巴等中国互联网巨头频频向硅谷初创公司注资,共享出行公司Lyft,阅后即焚软件公司Snapchat等美国明星公司背后都有中资的影子,张首晟本人刚刚创办的丹华资本在中国轻松完成3亿5000万美元的融资,国有背景中关村发展集团是在硅谷“采购”创业公司的常客,德勤等金融服务公司也派人前往中国,帮助更多的投资人远渡重洋。  所有上述机构的代表,都出现在这场品酒会中。  持续数年的中资进军硅谷大潮,影响了硅谷和中国的创业生态。张首晟说,“硅谷有极大的智力资源,数不完的新点子,而中国有那么多外汇储备,其中很大一部分,一定会流向硅谷。我们建立这个平台,就是为了将资本、痛点和解决痛点的人聚集到一起。”  品酒会的当晚,Randall Rertao给大家留下了一句品酒箴言,酒怕折腾,人乐远游。  丹华正茂  张首晟是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曾获得2015年富兰克林物理学奖章,以表彰他在拓扑绝缘体研究领域的开创性贡献。富兰克林奖章是美国富兰克林学会的最高荣誉奖,以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姓氏命名,霍金也曾在1981年被授予该奖章,该奖章的获得者还包括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杨振宁等人。  虽然多次为企业和投资人牵线搭桥,但是张首晟一直对斯坦福的实验室走出来自己做投资人,并没有太大兴趣。  直到2013年,张首晟和斯坦福大学应用物理学博士谷安家在硅谷联合成立丹华资本,广泛投资人工智能、大数据、医疗健康、企业级应用、区块链等领域,投资阶段主要为早期以以及成长期的公司,目前管理超过6亿美元规模的两支美元基金和一支人民币(专题)基金。  张首晟曾回忆,当时看到越来越多的投资人从中国远道而来,我看到他们对硅谷的渴望。  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在成立的5年中,丹华共投出147笔资金,其中18个为领投,每笔投资的金额在几百万到两三千万美元不等。其中不乏跨境电商平台Wish等多家“独角兽“公司,并成功退出项目5个。  丹华资本的名字中,”丹“取之于史丹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的另一种翻译),“华”则寓意中华,这个名字意在成为中国和美国创新发源地斯坦福大学和硅谷的桥梁。  创立丹华资本以来,张首晟多次表示,要用第一性原理,围绕斯坦福大学的教授、校友和学生做风投。大学一词来源于拉丁语universitas,即宏大和保罗万象之意。张首晟认为创新最可能蕴藏在大学里。比如2014年8月,丹华资本就以1200万美元参与人工智能公司EverString。EverString的创始人杨文杰正是在斯坦福读MBA期间,组建了这支由多为斯坦福博士组成的团队。  从初创起,丹华就在硅谷的年轻创业人群中颇有声望。在硅谷,见到张首晟并非难事。在丹华资本不大但明亮的办公室,经常有年轻的创业者带着创业计划书拜访。一位曾经寻求丹华投资的创业者说,张教授思维活跃,阅项目无数,和他交谈也常常聊到项目和行业的本质等一些相对抽象的问题。  “刹那含永劫”  2017年,在中国旅美科技协会第二十五届年会上,张首晟发表了题为《科学、创新和投资》的演讲。张首晟表示,中国科学的最高志向就是简单和普世,“我们生存的世界复杂而多变,但若是能够对万物寻根溯源,我们就可以用简单对抗复杂,赢得效率的提高。当理解并使用第一性原理时,我们就能够创新地进行新联通,成为中央路由器。丹华资本也期待创业家从第一性原理出发,思考问题。”  张首晟将自己从物理学汲取的养分运用在投资中,从2014年就开始关注区块链的发展,并从丹华成立即开始布局区块链领域的投资。  去年,随着币市的快速发展,丹华资本也越来越向区块链领域倾斜,丹华资本的官网则显示,基金共投资区块链项目42个,远高于消费金融(18个)、大数据(24个)和生命科学项目(16个)。丹华的合伙人及经理在对外演讲发言时,有时要先用“其实丹华不是一家只做区块链的基金”来为自己定义。  12月6日,丹华资本发布声明表示,丹华美元在区块链投资所占资金的比例非常小,而且在早期已经退出大部分。项目个数多,但是资金极少。  今年2月到10月,张首晟频繁往返中美之间,在2018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2018五一硅谷区块链峰会、上海区块链技术创新峰会等多个活动上为区块链讲经布道。  他曾在今年年初发表对区块链看法的一次演讲中这样解释共识机制的价值:事实上物理学里面有一个非常深刻的概念叫熵增,就是物理世界看起来是总是走向无序。但是生命世界和物理世界不太一样,生命世界确实越来越走向有序。走向有序的行为是把熵减少的一个行为,但是整个系统的熵还是在增大。因此,生命行为就是把自己的熵减小了,使周围的熵增大了。  在这个意义下,区块链的共识系统有点像生命系统本身,自己的熵在减弱,它达到了共识,但使得周围的系统熵变大。这是一个代价,但相比别的系统来讲,这个代价还是非常小。  张首晟将区块链的新时代称为:我们的信念是建筑在一个数学的算法上面,In math we trust。丹华深信,区块链的到来能导致一场新的互联网革命,一个合久必分的时代将会到来。  这样的洞见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和赞美,但学术思想和投资操作并不能完全划等号。  一位华尔街投资人表示,自己非常尊敬张首晟教授的学术成就,也仔细学习过张首晟对于区块链的研究,颇有收获,“只是今年和区块链开放平台OPEN Platform绑定得那么紧密,站了那么多台,让人有些不理解。”  在区块链项目中,由大学教授站台支持的不在少数,“教授下海”在区块链行业也曾遭遇非议。一位区块链从业者说,区块链尚属于发展早期,利益爆浆,也鱼龙混杂,”这是一个收智商税的阶段,有些大学教授被币圈大佬拉拢,用自己的学术名誉给项目背书,被区块链真正的信徒看在眼里,十分痛心。”  虽然张首晟投资的部分区块链项目在大熊市下表现不乐观,但是多位区块链从业者表示,仰慕张教授的学术成果,也认为他是真正从哲学上相信区块链的。  得知张首晟去世的消息后,多位区块链从业者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悼词。美图创始人蔡文胜董事长引用了他生前喜欢的一首诗,“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国,君掌盛无边,刹那含永劫。”

五年前,这里还经常因为耗电过大而受到校方的突袭和管制。 

图片 1

而五年之后,从这里走出来的人却掌管着北美区块链帝国数亿的资产,个个都是区块链大潮中风口浪尖的人物。 

比特币热的第一波浪潮,在2013年席卷了斯坦福大学。当年年底,比特币的早期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家Tim Draper在斯坦福大学进行了宣讲。对学生们来说,在教室里不记笔记反而每天交易比特币已是常事,那时的比特币虽未达到如今的价格高度和热度,但学生们对加密货币的兴趣已如野火般蔓延。

这些人包括:AndyBromberg,CoinList CEO;John Backus,Bloom创始人;Alain Meier,Cognito创始人;Ryan Breslow,Bolt创始人;Chris Barber,天使投资人(Thiel Fellow);Matt Rials,曾就职于Coinbase、Netflix、Google。

5年时间转瞬即逝,曾经的大一与大二学生、加密爱好者,如今都创办了自己的加密公司或成为加密公司的CEO。

因为这些人的存在,Griffin 304宿舍变成了斯坦福校园里的「贝克街221」(福尔摩斯的住所),而这批人从此也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号——Stanford Bitcoin Mafia(斯坦福比特币匪帮)。

斯坦福比特币集团的诞生

图片 2 

2013年,斯坦福大学比特币热潮的中心是CS184——一门由Andreessen Horowitz主讲、Balaji Srinivisan与Vijay Pande协讲的课程。Srinivasan后来创办了Earn。其前身21.co是一家注资1.15亿美元以使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账户货币化的比特币创业公司。

匪帮早期成员:Matt Rials, Ryan Breslow, Pat Briggs and John Backus,摄于:与Winklevoss Twin(Winklevoss双胞胎是美国赛艇运动员和互联网企业家,Cameron Winklevoss和Tyler Winklevoss。曾参加2008北京奥运会男子双人赛划船比赛。与哈佛大学同学Divya Narendra一起创立了哈佛连接学校)共进晚餐之后 

在课堂上,Srinivasan不断强调创业理论与实践的融合,还不时邀请硅谷大咖担任客座讲师。比特币虽不是整门课的重点,但是双周一次的编程马拉松课的讨论焦点。从编程马拉松的角度出发,一个由Srinivasan和Pande牵头的比特币研究团队——斯坦福比特币集团已然诞生。

说他们是「匪帮」,是因为他们的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子匪气:辍学、占用学校的电挖矿、日夜颠倒、疯狂工作、在校创业、忽悠硅谷投资人布道、互相投资、倒腾加密货币……每一样都玩的风生水起。

图片 3

而另一方面,他们又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放荡不羁,那么的有钱。用匪帮成员Jesse  Leimgruber(后加入了John Backus创立的公司Bloom)的话说: 

Andy Bromberg是编目代币公司CoinList首席执行官。“在CS 184,你可以选择性地在周四下午6点出现在工程楼、一起做项目。最终成为斯坦福比特币集团的那个团队,往往在那儿通宵工作至凌晨6时。课堂上的讨论会与我们正在做的项目分开,深入探讨比特币或其他有潜力的项目。”Andy Bromberg回忆。

“几百万美元的投资,就是晚饭上握个手的事儿。” 

斯坦福比特币集团由七名核心成员组成。除Bromberg外,其余6人分别是:Bloom和Cognito的创始人John Backus和Alain Meier、Bolt创始人Ryan Breslow、投资人Chris Barber、前Coinbase开发者Matt Rials,以及谷歌开发者Pat Briggs。

他们的青春,只能用热血和精彩来形容。 

学生们在Srinivasan和Pande指导下参与了各种比特币相关项目,研究范围涵盖比特币趋势和交易量、比特币协议分析,甚至比特币对希腊等国经济危机的影响。这一团队还在启蒙上投入诸多努力,教人们如何使用比特币并展示其重要性。

让我们回到五年前的2013年,这一年斯坦福校方正在为这几个月的电费而发愁,一个一百人的宿舍楼,竟然用掉了全校10%的电,更可怕的是,这些电看起来不是这栋宿舍楼用的,而是这栋楼中的其中一间宿舍——Griffin 304。 

“比特币现有很多分叉,分裂成不同的阵营。但在那时我们有很多盟友,大家都致力于普及比特币,显得更无私一些。”Breslow说。

忍无可忍的校方决定来个突击检查,这年冬天,校方一脚踹开了这间宿舍的房门,里面的景象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作为宣讲工作的一部分,Breslow试图效仿麻省理工学院的比特币俱乐部,后者于2013年向该校大学生提供了价值50万美元的比特币,如今价值数百万美元。然而,在与斯坦福大学的官僚机构产生冲突后,他放弃了这一想法。尽管进行了广泛研究,但斯坦福比特币集团从未正式出版过任何内容,因为公众毫无兴趣。“与你交谈的100人中有99人未听说过比特币。”Breslow说。

在这间小小的宿舍中,学生部署了完整的矿机,机器运行散发的热量把整个宿舍弄的比桑拿房的温度还高。

多人退学创业的比特币至上主义者

而这,只是比特币匪帮势力席卷斯坦福校园的冰山一角。

当下一学年的宿舍安排来临时,Barber牵头与斯坦福比特币集团的其他成员共同打造了一个企业家主题的宿舍。于是,在斯坦福校区边上的Suites宿舍楼,Griffin 304诞生了。宿舍里共有6人:Barber及其在斯坦福比特币集团的伙伴Backus、Meier和Breslow,后又入住了他的企业家朋友Jesse Leimgruber和Daniel Maren。Bromberg则住在隔壁。

图片 4 

图片 5

计算机改装的挖矿设备

“我遇到了一个似乎注定要创业的团队,想要融入其中。我非常赞同一句话:‘和你相处时间最多的五人的平均值就是你的水平。’在我们上学那几年,约有10名创始人在本科时就中途辍学,其中5人住在Griffin 304。这似乎不是巧合。” Barber说。

图片 6

Griffin 304房始终洋溢着合作、竞争、勤奋工作的氛围并充满欢乐。当然,讨论最多的话题仍是比特币。

各种挖矿功能的桌面

Leimgruber回忆道:“我们在Suites宿舍楼的显示屏上紧盯比特币价格。我们都有很多比特币,有时会将它换成法币,但大多数情况下只是持有。有时我们会盯着价格说‘嘿,现在它看起来有点高,我要立刻卖出’,然后看着价格变动叫嚷‘嘿,应该马上买进。啊哈!我们可以赚到一些钱’。我们是比特币至上主义者,当时,一堆如狗狗币甚至以太坊的加密货币相继问世。但除了比特币,没人真的相信其他加密货币。”不过,Leimgruber现是以太坊至上主义者,他基于以太坊建立了一个平台,以太坊在其私人持有的代币中占了多数。

这件事之后,硅谷著名投资人TimDraper(德丰杰(DFJ)投资基金的创办合伙人)到斯坦福做了个关于比特币的宣讲。台下的观众中,不少早就开始涉水比特币交易了。虽然那时候的比特币没有今天这么火,但Tim的宣讲,着实为比特币在斯坦福校园的发展起到了助推作用,也直接促成了「匪帮」的成立。 

因为紧盯比特币和追求创业,Griffin 304的成员几乎没有时间上学,但还是想方设法地去上CS课。这群创业少年都是古怪的夜猫子,在低音音乐的陪伴下工作至凌晨4点。而随着时间流逝,他们纷纷辍学创业。

其实,除了匪帮成员外,当天在下面的观众中,也有不少人今天也担任着各个区块链公司的CEO/CTO。

图片 7

大部分的匪帮成员都来自于同一个班,CS184,这个班的代课老师是Andreessen Horowitz(一家美国私人风险投资公司)的两个合伙人BalajiSrinivisan和VijayPande。Balaji后来创立了Earn(融资额一度超过一亿一千万美金)。

Breslow是第一个辍学者,创立了一个比特币钱包公司。不过,辍学后的他依旧住在Griffin 304,还在房间里放了毯子和背包。整个春季学期,他没有选修任何课,每天写12小时的代码,还在斯坦福大学体育馆里健身、在食堂吃饭。他现在的公司Bolt,是一家终端到终端的支付公司。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斯坦福大学的“比特币党”:窝在宿舍挖矿的上

上一篇:DigiFinex创始人:D网如何8个月内杀入全球前15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