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方兴未艾 区块链成点燃数字经济新引擎
分类:区块链

腾讯云区块链首席架构师敖萌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货币的数字化”和“数字货币”并非一回事,“货币的数字化”会让整个社会流通的货币总量增加,但是“数字货币”不会这样,因为数字货币的控制权不发生转移。

2.官方有的一个倾向option可以是:采用双层(two-tier)投放,而不是单层(one-tier)投放

正在上海举行的“2019外滩金融峰会”上,来自国内外的各方专家学者,聚焦“数字化”“区块链与数字货币”这两大主题,共同探讨数字化时代金融业的改革发展问题。

“如果未来出现了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即便商业银行作为网络的一个节点,你也大可放心。你的钱不会被商业银行拿去做派生,做各种业务。”

然而,如前所述,央行数字货币是对M0的替代,具有无限法偿性,即承担了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和价值贮藏等职能。原有现钞并未承载任何其他的社会与行政职能。《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规定,禁止故意损毁人民币。所以,在现钞上添加额外社会或行政功能实际上有损毁人民币之嫌。

可以预见的是,数字化与金融的结合将颠覆全球个人支付方式、重塑贸易清结算体系、改革全球货币发行机制等领域。作为实体经济的血脉,我国金融业推进数字化转型已是一道绕不开的必答题。

四、对央行数字货币加载智能合约应保持审慎态度

数字货币有助于解决当今支付系统当中存在的问题,但与会人士也担心,数字货币可能会对金融稳定构成威胁,带来监管问题。与会学者达成共识: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数字化技术,应得到良性发展,并在法律、监管等多方面完善制度建设。

为保持央行数字货币的属性,实现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管理目标,我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双层投放体系应不同于各种代币的去中心化发行模式。第一,因为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其债权债务关系并未随着货币形态而改变,因而仍必须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第二,需要保证并加强央行的宏观审慎与货币政策调控职能。第三,不改变二元账户体系,保持原有货币政策传导方式。第四,为避免代理投放机构超发货币,需要有相应安排实现央行对数字货币投放的追踪和监管。

数字化浪潮正在重塑全球金融生态,其中,区块链作为一项重要的新兴技术,在推动数字经济创新发展方面潜力巨大。

综上,“中央银行-代理投放的商业机构”的双层投放模式是既适合我国国情,又能够充分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的选择。首先,不改变流通中货币的债权债务关系。为保证货币不超发,代理投放机构需要向央行按100%全额缴纳准备金。所以,公众所持有的央行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其次,不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构成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的竞争,不会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拆借市场的依赖,不会影响商业银行的放贷能力,也就不会导致“金融脱媒”现象。再次,由于不影响现有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会强化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因此也不会对现行实体经济运行方式产生负面影响。最后,该模式更有利于发挥央行数字货币的优势,节约成本、提高货币流通速度,提升支付便捷性和安全性。此外,由于具有央行背书的信用优势,有利于抑制公众对私有加密数字货币的需求,巩固我货币主权。

不过,在李伟看来,当前金融科技已经成为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中的重要驱动力和关键支撑力,但仍然面临人才队伍、科研投入、数字资源等方面的问题。

7.央行数字货币加载智能合约应保持审慎态度

“金融科技对传统金融机构的组织机制、制度管理带来了深刻影响,加快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转变发展方式、培育增长动能的必然选择,也是适应未来金融生态变革大趋势的必然选择。”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司长李伟表示。

正因为央行数字货币是对M0的替代,不应对其计付利息。这样既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也不会由此引致通胀预期。相应地,也不会对现有货币体系、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运行产生大的冲击。

摘要 数字化浪潮正在重塑全球金融生态,其中,区块链作为一项重要的新兴技术,在推动数字经济创新发展方面潜力巨大。正在上海举行的“2019外滩金融峰会”上,来自国内外的各方专家学者,聚焦“数字化”“区块链与数字货币”这两大主题,共同探讨数字化时代金融业的改革发展问题。


“数字货币的意义在于它不是现有货币的数字化,而是M0的替代。它使得交易环节对账户依赖程度大为降低,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黄奇帆表示,数字货币可以实现货币创造、记账、流动等数据的实时采集,为货币的投放、货币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提供有益的参考。

同理,由于央行数字货币是M0替代,所以也应遵守现行所有关于现钞管理和反洗钱、反恐融资等的规定。为配合反洗钱等相关工作,可要求相关机构就央行数字货币的大额及可疑交易向央行报告。同时,为引导央行数字货币应用于小额零售业务场景、不对存款产生挤出效应,避免套利和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可对其设置每日及每年累计交易限额,并规定大额预约兑换。必要时,也可考虑对央行数字货币的兑换实现分级收费,对于小额、低频的兑换可不收费,对于大额、高频兑换和交易收取较高费用以增加兑换成本和制度摩擦。在利率零下界的情况下,这种安排还可为央行实施负利率政策创造条件。

“我们应该认识到,数字化转型本身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和载体,不能陷入为转型而转型的逻辑循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认为,金融业的数字化转型要注重围绕实体经济需求,特别是普惠金融的需求,从补短板、强弱项、解痛点的问题导向入手,充分发挥现代数字技术在资源配置精准化、服务渠道全时化、业务流程自动化、风险管理智能化的方式,破解当前金融业在市场结构、经营理念、监管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和不足。

三、中国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应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替代

“我们要深入研究区块链技术,推动区块链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银行风控难、部门监管难的问题。”李伟认为,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也要高度重视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根据技术特点开发应用场景。

原文网址:范一飞: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几点考虑

目前,全球主要国家都在加快布局区块链技术发展,促进区块链技术在数字货币等金融领域的应用。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数字货币方兴未艾 区块链成点燃数字经济新引擎

上一篇:韭菜的命运:散户出钱,助力多方合力掘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