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一线城市的租房市场有些微妙
分类:房产

楼市房价在调控的引导下逐渐稳定下来了,但是新的问题又出现在租赁市场。今年7月份到现在,因为面临这大学毕业生离校租房居住需求,使得租房市场需求旺盛,很多城市尤其是人口涌入的一线城市租房房源较少,租金一路水涨船高。

以前,大家的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关注都是放在新房和二手房市场上,租房市场的存在感极弱。很多人都是吧租房作为过渡性选择,虽然很多人都有过租房的经历,但是最终的目标仍然是买房。

每到六七月份,租房市场就迎来了市场需求的小高潮。毕业季,数万学子走向社会,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该住哪里”,而租房成为大多数应届毕业生的首选。不过,租房市场,尤其是一二线城市的租房市场,在这个夏天迎来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有相关机构做过调查统计,虽然一线城市的租金涨幅只有2%-3%,其中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租金环比上涨,涨幅分别为2.4%,2.1%和3.1%,看起来并不多,但是实际上市场并没有数据这样的简单。

从2017年开始,租房市场越来越受到大家的重视。先是在12个城市开展住房租赁试点工作,大力发展住房租赁行业成为楼市长效机制中的重要一环。紧接着,长租公寓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集中式公寓、分散式公寓;青年公寓、蓝领公寓;很多中介公司、开发商、房产代理公司都有自己的公寓品牌。

再迎毕业季,一线城市房租涨幅不明显

图片 1

在房价不断上涨,买房成本越来越高,首次购房年龄不断推迟的情况下,长租公寓市场的发展,理论上确实可以满足那些买不上房,但是又对居住品质有一定要求的人们。与个人出租房存在脏乱差,管理混乱等问题相比,长租公寓具有集中管理、配套齐全、居住舒适度好等优势。因此,在国家的大力倡导下,在普通租户的殷切期盼下,长租公寓市场可以说是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期。

与前几年的毕业季有所不同的是,今年夏天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租房市场虽然仍然保持热度,但价格并未呈现明显的上涨。

走访一些中介门店,在北京五环外很多小面积的房子租金都上涨500-1000,而且这些房子很多都是租给原本住在周边的自建公寓的房子的租户,因为自建公寓不让住了,他们不得已办到正规的房子住,租金一下子就会比一起住的公寓要高很多。

如果没有出现全国各地租金出现暴涨的情况,也许长租公寓会发展的顺风顺水。但是,随着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对于部分品牌公寓恶性竞争导致租金上涨的爆料,以及网友发帖证实自如、蛋壳公寓在线下通过竞价抢占房源,房租暴涨的这颗雷爆了。

一家房产大数据平台监测的数据显示,6月全国大中城市租金挂牌均价为44.24元/平方米/月,环比上涨0.20%,与上月相比略有上涨。从涨跌城市数量来看,全国大中租赁城市中,租金均价上涨城市11个,数量较上月有所减少,平均涨幅0.81%,涨幅略有收窄;下跌城市数量9个,平均跌幅0.66%,跌幅明显。总体而言,6月租房市场波动幅度趋缓,整体仍然保持上涨趋势。

这里来看,房租的上涨主要是因为公寓的不让住,导致租赁房源减少,带来的房租的上涨。这样的情况并不仅仅发生在北京,在其他几个一线城市也是一样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以往在深圳福田还能租到3000左右的房子,但是现在都要上涨三五百元,主要也是因为毕业生人口的进入,租赁房源的不足导致的。

图片 2

另一家房产公司半年报的数据也显示,2019年上半年北京住房租赁交易量环比2018年下半年下降4.95%,同比2018年上半年下降1.88%,为10年来首降。

图片 3

之前,我们常说“房住不炒”,现在我们则要改成“房租不炒”了。与房价上涨相比,房租的暴涨对于人们的影响有过之而不及。以前,如果因为房价过高而买不上房,起码还可以选择租房。但是现在,房子不但买不起了,也快要租不起了。尤其是对于那些想要到大城市追求梦想的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高额的房租成为沉重的负担。

六七月份向来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租房市场的旺季,以往房租都会有比较明显的上涨,但今年夏天房租上涨的预期正在发生改变,不再那么强烈。这是为什么呢?诸葛找房分析称,随着毕业季的到来,毕业生租房需求集中释放,由此6月租赁市场价格保持热度,其中一线城市的价格上涨表现更为明显,但是新一线城市的租房吸引力在逐步增强。

其实除了毕业季导致一线城市房租上涨,其实还有另外的原因,那就是因为受到购房政策限制一些人不能进入购房市场,无奈只能选择租房,是的居住需求转移到租赁市场,导致需求增加,租金有所提升。

笔者刚毕业的时候,选择到二线城市发展。当时租的房子虽然很小,连个窗户都没有,但是好在便宜,三个月才800块钱。后来换成了单间,一个月也才五六百。虽然房租每年都会涨点,但是幅度并不高,也就几十块钱的涨。但是现在,在二线城市租个单间,得一两千,如果是现在一线城市,恐怕都得三四千起步了。而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的工资才多少钱。

贝壳找房发布的《2019毕业季租赁报告》显示,虽然从绝对数量来看,一线城市租房交易量明显高于新一线城市,但新一线城市交易量增速明显高于一线城市。其中,增幅最明显的是西安和南京,而这两个城市正好是人才引进与落户政策力度最大的城市。以西安为例,自户籍新政实施以来至2018年底,西安新增落户人口已超过105万,迅速增加的人口,无疑会正面刺激当地的租赁市场,毕业季情况同样如此。

这对于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代表着一线大城市的生活成本增加,初来乍到的难度在增加。想当年,刚毕业的时候很多同学是租住在群租房里的,原本一个宿舍的或者一个班的同学一起租一间,住起来还是大学宿舍的感觉,房租也很便宜,按床位算,一个人一个月也就几百块钱。

不过,好在这个雷爆的及时。在传出自如、蛋壳通过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之后,北京市政府就约谈了多家品牌公寓。北京市房地产中介协会也召开座谈会,要求10家参会的住房租赁企业共同承诺落实“三不得”,即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另外,随着租房市场的逐步完善,市场供应也比较充足。北京房地产中介协会近日对外发布的数据显示,随着毕业季需求的集中释放,北京6月的住房租赁市场持续稳定,分租房屋成交量增加,房山、昌平、大兴等区域不断升温,中心城区房源成交量环比略有下降。各租赁企业库存房源仍然很多,可供选择的余地也很大,如自如库存房源有1.3万间,蛋壳有约5000间。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个夏天,一线城市的租房市场有些微妙

上一篇:三四线城市房产泡沫即将破裂?潮水退却后,炒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