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证券点评政治局会议:不搞地产刺激 改革释
分类:财经资讯

充满变革的2019年即将结束,2020年的新征程正待开启。

图片 1

图片 2

2019这一年,全球经济不确定性风险逐渐显现。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延续了稳中有进的运行态势,保持了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大局。

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 图/视觉中国

不搞地产刺激,改革释放潜力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指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必须增强忧患意识,把握长期大势,抓住主要矛盾,善于化危为机,办好自己的事。

11月16日,央行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2019年第三季度以来,国内外形势复杂严峻,困难挑战增多,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面对当前的中国经济形势,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多次公开呼吁,抑制经济增速进一步下降是当前最紧要、最突出的问题。近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他明确表示,中国经济要守住增速不低于“6”的底线。

——政治局会议点评

新的征程中,如何稳定制造业投资、提振民营企业家信心?如何巩固科创板改革成果,落实注册制、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如何深挖国内需求潜力,拓展扩大最终需求?

如何守住“6”这一底线?在余永定看来,必须要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重点依然是基础设施投资。“当前企业盈利环境的缺失是民营企业不愿意投资最直接的原因,政府创造必要的宏观经济条件,让民企可以跟上来。这时如果政府加强基础设施投资,就能够产生一种挤入效应,民营企业就会被带动起来。”

(海通宏观姜超、于博)

此次新京报年度特刊《看2020》采访了国内顶尖的经济学家、政府智囊;并寻找在过去一年最有为企业家代表。从当前宏观经济、科创板、新消费、5G等几大热点经济话题入手,全面、多维度展现和阐述中国经济。

长期因素不能用来解释近期经济表现

摘要

在宏观经济层面,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公开呼吁,面对当前的中国经济形势,抑制经济增速进一步下降,是当前最紧要、最突出的问题,近日,在接受新京报《看2020》专访时,余永定表示,中国经济要守住增速不低于“6”的底线。具体而言,在提升民企投资意愿方面,“政府要创造必要的宏观经济条件,让民企可以跟上来”。

新京报:如何看待当下中国的经济形势?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我们的解读如下:

谈及即将过去一年的财政政策及效果,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看2020》中表示,2019年减税降费规模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而减税降费对预期的引导作用,“比减了多少税更重要”。财政如何为中国经济发展注入确定性?刘尚希认为,要把财政作为国家治理的基础,进一步夯实、稳固,国家的治理才能有成效。

余永定:当前中国经济的基本形势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经济增长速度持续下滑。从2010年第一季度开始,除了曾在三个季度中有微小反弹外,中国经济增速一直在往下走,今年第三季度增速同比已经降到6%——是199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第二个特点是,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一直维持在低水平——虽然由于猪肉价格的上涨,最近几个月CPI明显上涨,但核心通货膨胀率依然很低。从工业生产表现看,我们的PPI最近连续几个月进入了负增长区间。

一、下行压力加大,应对更为积极

作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继任者、“双11”的缔造人,张勇在接受新京报《看2020》采访时表示,中国正在进入“新消费时代”,“双11”背后的真正力量,正是中国新消费力量的崛起,而95后、50后和小镇青年,则正在成为消费的生力军。

投资增长的贡献急剧减少,是导致我们GDP增长急剧下降的主要直接原因。对中国来讲,投资增长速度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基础设施投资下降、制造业投资长期看是逐渐下降的、房地产投资结构存在问题。其中,房地产投资受调控的影响,曾经出现过低增长、负增长,2016年之后投资比较稳定成了经济支撑。现在,中国房地产投资占GDP的比重是高于其他国家的,希望减少房地产投资占GDP中的比重。

与4月底会议相比,本次会议对经济的判断更为谨慎,措辞从“好于预期”转为“稳中有进”,从“存在下行压力”转为“下行压力加大”。应对从“保持定力、增强耐力,勇于攻坚克难”转为更积极的“增强忧患意识,把握长期大势,善于化危为机”。

对于创业者而言,未来一年,创业风口在哪里?曾投资过饿了么、滴滴、小红书等明星企业的明星投资人代表朱啸虎认为,教育、企业服务、代际消费转型等,都将成为未来的热点,不过,靠“讲故事”烧钱创业的时代已经结束,创业公司一定要“单位经济模型非常健康地成长”。

现在我们在看待中国经济增速下跌这一短期问题时,经常用许多长期因素、慢变量来解释,比如人口老龄化、结构调整对经济增长贡献下降、低成本优势逐渐丧失、环境治理要牺牲经济增长的代价、边际效用递减等。但在我看来,长期因素会通过许多中间环节影响近期经济表现,但长期因素不能用来解释近期经济表现。

二、积极财政减税,流动性合理充裕

即将过去的2019年,是中国5G商用元年,新一代通信技术在智能制造等行业应用上的广阔前景,给人无限期待。展望2020年,杨元庆认为,制造业成为实现中国经济稳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内涵,5G的大规模铺开,将成为制造业转型的催化剂。

当我们谈论宏观经济形势的时候,我们隐含地假定了我们在研究一个短期问题。在研究宏观经济管理问题时,用那些在数十年中发挥作用的长期变量和慢变量来解释以季度为时间单位的变化是没有太大意义的。例如,由于人口老龄化,中国的储蓄率肯定会逐渐下降,中国的投资率也将会逐渐下降。但我们的固定资产投资在最近几年中的逐季变动,是无法用人口老龄化来解释的。

会议对财政政策的定调依然是“加力提效”,并强调要继续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意味着减税降费依然是当前积极财政的重要抓手;对货币政策的定调依然是“松紧适度”,并强调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意味着下半年金融支持实体力度不会下降。

在观点的交锋和碰撞中,关于中国经济“定力与潜力”的共识不断凝聚。

6%的经济增速应是底线

三、不搞地产刺激,深挖内需潜力

今年是新京报经济部“看”中国经济特刊连续推出的第十个年头,十年磨剑,借此时点,我们将以一场落地盛会对新京报经济新闻在业界的广度和深度进行精华呈现。汇聚你想听到的大咖声音,网罗你所关心的经济焦点,12月18日,新京报首届《看2020·中国经济的定力与潜力》财经峰会将于北京举办。

新京报:在之前你一直强调经济增长的质量,为何现在观点转向强调经济增速?

会议重申“房住不炒”定位,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并强调要深挖国内需求潜力、拓展扩大最终需求。一是在消费端,有效启动农村市场,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二是在投资端,稳定制造业投资,并补足基础设施投资短板。

敬请期待!

余永定:从90年代到现在,我一直在调整自己的观点。在经济增速达到10%、9%、8%的时候,我一直强调经济增长的质量和结构性改革。但2015年开始,我的一些观点开始发生了变化,因为我认为经济形势变了——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降,同结构改革、降杠杆等相比,维护经济增长、防止经济增长速度进一步下降成为了矛盾的主要方面。为此,我们必须要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重点依然是基础设施投资。有人说基础设施投资饱和,没有什么可投的,我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中国长期处于城镇化过程,基础设施投资在促进中国城镇化过程中起到很大促进的作用。实际上,不光是硬的基础设施,还有软的基础设施可以投资。另一方面,强调结构调整是对的,但经济增速已经下降到现在这种程度,结构改革和调整,不应导致经济增速的进一步下降。经济增速高一些,结构改革可能更容易些。反之,单纯强调结构改革,以为结构改革做好了,中国经济就可以实现持续的增长是错误的。很多结构性的问题是长期问题,短期内没办法解决,或者代价过高。一切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四、支持民营企业,金融改革供给

新京报:在你看来,GDP增速该不该破“6”?

会议更加重视民营企业,措辞从“有效支持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发展”升级为“采取具体措施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一是建立长效机制解决拖欠账款问题,二是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会议未提及“去杠杆”,而是强调要把握好风险处置节奏和力度,意味着去杠杆正转向稳杠杆。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海通证券点评政治局会议:不搞地产刺激 改革释

上一篇:消灭储蓄空档期:冠亚体育强制储蓄 适度消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